我要曝光在北京疤康治疗的亲身体会。我在北京疤康治疗瘢痕疙瘩已经结束几个月了。偶尔从QQ上传张恢复期的图片给刘医生和孙医生。其实不用他们“鉴定”,我自己每天通过穿衣镜细致的观察就可以看到,色素逐渐淡化了,原来凸起的瘢痕疙瘩已经规矩的接近正常皮肤了。

  我应该把自己在疤康的治疗经历写出来,致我那段被瘢痕疙瘩没收的青春,致我匆匆成长的岁月,致北京疤康专业又敬业的团队,最主要的是为正在急切寻找瘢痕治疗突破口的疤友们提供一个正确的方向。

  一直在关注中国疤痕论坛,面对繁杂信息,只想说——选择是一种能力。现在社会,去网站上去查询任何一个问题,都能得到很多信息,并且有些是对立面,很让人措手不及又无从分辨。我总结了三个原因。一,中国人多。二,解决问题水平参差不齐。三,心态不一样,有人善于分析、乐于助人,有人善于攻击、就凑热闹。人都是很主观的,总是从自己的角度谈自己的体验。就瘢痕疙瘩而言,长在不同的人的身上,肯定因为生长部位、成因、和个人体质不同所以采取的治疗方案还有疗程不一样。所以,一味的关注别人的治疗效果,不如选择一个专业的团队,认真的相信并且配合医生。因为我们查的资料信息再多,也要相信术业有专攻。另外,在疤痕专业领域,泰斗也好、权威也罢,只有你相信自己做出了对的选择,你的心才会信服,效果才会更好。在中国有那么多治疗疤痕的医生是我们疤友之福。不管在哪里治好了都值得宣传和分享,这样其他疤友才不会走冤枉路,花冤枉钱。我是在北京疤康治好了胸前和后背的瘢痕疙瘩,我愿意与疤友们分享我的治疗历程。绝不吹捧,不做广告,就真实记录和心理路程而已。

  首先,我选择疤康是因为在论坛上比较几家传说中比较专业、权威的医院的帖子之后,觉得疤康发布的帖子和回复很真诚,给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个针对疤友们提出医疗费用近年来有所增加而发布的帖子。其实正如上面所谈到的,人都是很主观的,经济承受能力也是不一样,如果只是因为看到别人说治疗疤痕疙瘩费用高,就望而却步。那耽误的只是自己的治疗时间,需要反思的还有自己的判断能力。医院不是救济会,医疗费用也是根据药物、医疗器械、人工、技术等核算出来的。另外,我看到疤康经常会有义诊等社会公益活动,真的感动到我了。因为我也是一个热血青年,大学四年共计无偿献血1000cm,坚持做义工等。所以在去疤康之前,我想我看到了有着医者父母心精神的团队。

  2014年6月,我来到了疤康。按照医院提供的地址出了五路居地铁口前行20米就到了。因为是周六,所以人比较多。(说明跟我一样的患者很多嘛,这我就放心了。)大厅里靠墙相对的两排椅子上分别坐着两对儿情侣,一对父母带着差不多上幼儿园的小孩儿,还有一个耳朵里塞着耳机的男的。走到前台跟护士姐姐说了我在网上预约了,她说需要稍微等一下。我就和BF在大厅里坐下了。我自己还乐癫儿的去自助取了一杯水喝。觉得马上就要摆脱胸前的一大片疤痕疙瘩了,世界突然好美好哦。哈哈。然后好奇的看医院的滚动宣传屏。哦,这么严重的病人都好啦,耶!我有救了耶。几分钟之后,BF跟我说,别乱跑了,该你了。OMG,好快!终于见到我的疤痕终结者了吗,忐忑啊。。。诶,那个小孩在哭?胸前还贴着纱布?不是不能做手术吗?啊!我心里好害怕。。。胡思乱想间就在诊疗室见到了刘医生。喔,好帅哦。(好吧,我跑题了。)他跟我详细的了解了疤痕生长的信息,长了多少年了。然后跟我说了治疗流程,看了一个什么治疗什么的详细信息。我认真看了,也听他说话。他说的很专业。然后我问了治疗费用,出去跟BF商量了一下,决定治疗。之后签字,就这样开始了在疤康的治疗。给各个部位的疤痕疙瘩拍照记录。前胸、后背、胳膊、下颚,天啊!我觉得很难受。。。为什么我不是正常人!为什么上帝没有给我正常的皮肤。。。

  之后我记得刘医生很认真的跟我说,预防胜于治疗。所以一旦开始治疗,就一定要完成整个疗程。我还自作聪明的问他,是不是因为如果治疗了疤痕,初期好了,但是没有做后期预防,它们会爆发的更厉害,因为之前的治疗也变成了激发它复发的诱因和刺激。他说这样理解也可以。

  缴费之后就被安排进入治疗室。当我躺在那里,护士姐姐开始给我胸前、后背、脸颊边缘的疙瘩消毒。心里开始发冷。这种心情是每一个躺在手术台上又意识清醒的人都可以体会到了。是一种小白鼠心情吗?是要治好的信心和对疼痛的担忧以及未知风险的综合纠结吗?这样的时刻绝对是黑暗的过去和期待的光明的杂糅时态。总之,我很紧张。然后,穿白色医生服的刘医生又出现了。我知道他是来给我的瘢痕疙瘩注射不明液体的。可是那些疙瘩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大概贯穿了我整个青春时期。从15岁到27岁。坚硬的凸起物。那些在我明丽的青春岁月中一次次给我覆盖上阴影的怪兽。整个大学时期都不敢跟舍友一起去洗澡、游泳。穿衣风格永远是那么严实还被朋友说保守。这些恼人的大疙瘩为我平添了太多太多的惆怅和失落。第一针,第一个疙瘩,好疼!因为它太坚硬,也许是我心里上已经准备让它们离开,心里却被勾出来太多的不容易。反正,我哭了。不是抽泣。是嚎啕大哭。然后抓住刘医生的胳膊,好疼,我不想打针了。他说,已经打了三分之一了。你马上就变漂亮啦。然后疙瘩就恢复成正常皮肤啦。(骗人。。。我身上还有好多呢。我又不是小孩子~算了,这是最让我安慰的善意的谎言了)护士姐姐找来了一个球放到我手里,(就是我献血时候捏过的那种球,好熟悉的说。)还安慰我说,来,疼的话就抓我好了。医生要认真跟你打针,疙瘩才会下去。于是就在我的哭声中结束了第一治疗。带着贴好的纱布,见到一直在等待的BF,他说,哎呦,哭了啊。人家小孩都没哭…!然后,医生说,一个月之后见。从下午一点到两点多,我正式开启了跟瘢痕疙瘩SAYGOODBYE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