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妻子又在厕所里自慰。我在客厅里一根根的吸着烟,对着窗外浓浓的夜色发呆。妻子销魂的叫声与宁静的夜晚形成强烈的对比,我的心仿佛要被这种对比撕裂。本该是一个销魂的夜晚,可是,小弟弟不给力,我只能在一缕缕烟雾里,想象着妻子曼妙动人的身材。

  我的妻子露露是一名空姐,拥有让男人垂涎的身材,而奔放野性的气质,更让她拥有对男人致命的杀伤力。每次亲热,她喜欢让我一件件的脱掉她的衣服,她说:“小馋猫,我就喜欢你流口水的样子。”我喜欢先脱她下身,由下到上,从紧致的双腿,到饱满的乳房,去欣赏这个人间尤物。她蜷缩在床上,细细的腰肢像水蛇一样软软的蠕动,迷离的眼神充满诱惑与期待,嘴里发出一声声放肆的浪叫。热辣的身材,横流的爱液,放荡的邀请,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我和露露变态般沉醉在性里面,乐此不疲。她曾对我说:“如果让我选择离开这个的方式,我选择在床上被你弄死。”

  我们都认为,我们可以一直沉醉在性里面,我们已经找到了生活中快乐的东西。就这样,我们快乐的度过了三年时光。三年,人的改变真的太大。直到有一天,我的小弟弟突然不给力了。无论露露怎么挑逗,它总是软软的垂着,我们俩躺在沙发上相对无语。不知道为什么,那一晚,夜特别的漫长。

  也许是心里阴影在作怪,接下来那几天,我和露露一直没有成功。露露煞费苦心,买了好多情趣内衣,又特意把她的空姐服穿上。制服诱惑也是我们以前常常玩的游戏,作为专业空姐,她的制服诱惑自然更加销魂,优雅的气质,端庄的举止,是个男人,都想剥开她的制服,看看那蓝色的衣服下到底藏着怎样白嫩的身子。有时常常玩到一半,我就忍不住把手伸进她的裙子里,疯狂的扯开丝袜,大干特干起来。

  “露露,”我递给她一个盒子,“这个给你

  那是一个自慰器。露露一打开盒子,眼泪就簌簌得流了下来,泪水沾湿了长长的睫毛,又顺着白白的瓜子脸流下来,打湿了她粉红的嘴角。这副梨花带雨的样子,真让我心都碎了。

  从此,露露开始了自慰的日子。她爱我,但是,她受不了没有性的日子。我一开始很理解她,但是,每当我听见厕所里传来呻吟声,我都有一种想要毁灭的冲动,我渴望把露露压在身子底下,用不断的冲击来发泄自己的屈辱。

  我一直在做一件露露不知道的事,吃补肾药。我以为,雄风再振的时光不远了,可是,不论怎么吃,小弟弟总是软沓沓的。终,我决定抛开男人的自尊,去医院治疗。露露,你等着。为了保险起见,我对比了焦作多家医院,终选择了焦作阳光医院。理由有以下三点:

  高端:焦作阳光医院是焦作专业男科[医院],牌子过硬;

  第二:焦作阳光医院在焦作市无可比拟的口碑,让我更加坚定了信心,因为口碑来自成功治疗的患者;

  第三:几十年经验的男科医生,加上好技术,愈后自然不是一般补肾药能够相比的。

  

焦作阳光男科医院怎么去 为民服务的好医院,


  焦作阳光男科医院怎么去,治疗期间,我告诉露露,我出差去了,一直住在朋友家。那段日子里,我静静的让自己接受治疗,为了不让自己去想那回事,听听音乐,看看电影,尽量让自己放松。这段日子,就像苦行僧,没有一个正常的男人喜欢禁欲的生活。有一次,电影里出现一个黄色镜头,激吻,相拥,两段身子重叠在一起,再是猛烈的活塞运动,不知不觉间,我感觉一个硬物顶得难受,原来,小弟弟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恢复了。

  第二天,我回到家里,和露露大干了一场。露露躺在床上放肆的叫着,我一边猛烈的撞击着她的下体,一边脑海里回旋着过去的屈辱,就像一个小孩子在撒气,又像一个勇士,心里满是复仇的快感。房间里充满春色,露露像一条软骨蛇一样躺在床上,剧烈的高潮,已经让她没有了一丝力气。我满以为我会恨她,但是,一泻而出之后,我深深的吻了她。我慢慢的抽着事后烟,在一缕缕烟雾里,我深深的体会到:两个人的爱情,原来是需要性来维护的,性爱性爱,性和爱是不可分割的一体。